青岛(续)

2018-12-14 05:33:19 / 打印

【注】

1、“四十年前初相见,千里情缘一线牵”,俺之于青岛,或青岛之于俺,源远流长,说来话长,简注料难。好在本期专职附注,似也不怕。大致回顾梳理,主要有三:

一是1979年夏,参加全国中小学生夏令营,第一次来到青岛,入住风景秀丽的山东海洋学院。这是共青团中央、教育部、国家体委联合举办,“文革”后首次全国中小学生夏令营,宋庆龄副委员长和方毅副总理分别题词致贺,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专门摄制了纪录片。浙江省共选拔了18名各课成绩(含体育)均比较好的学生,金华地区2名,1名给了东阳中学,另1名给了衢州中学(当时衢州也属金华地区)。海军北海舰队派来干部战士,全程参与了夏令营活动的组织与实施,并安排参观了当时最先进的海军105舰,上舰期间大家纷纷借戴辅导员水兵帽,兴高采烈地拍照留念,由此得到一张方方正正的黑白照片,可惜这次遍寻未见。父亲和姐姐总讲,我次年报考海军第二炮兵学院,即与此密切相关,且从此与青岛结下终生不解之缘。

上图:青岛天真照相馆合影留念

图说:组织方把湖南、浙江编成一个中队,说是分别来自毛主席、周总理故乡;统一着装的是湖南营友,其余为浙江营友(唯二排左四镇海女同学,与湖南营友衣服颇似);前排中间自左至右为:青岛学校老师,湖南、浙江团省委带队干部,海军北海舰队派来的辅导员(干部1、战士2)

上图: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信息

图说:1980年,海军第二炮兵学院派宣传部长到浙江招生,然而他不待在杭州,而是直接跑到东阳,深入东阳中学等,与考生面对面接触、考察和动员,估计是听闻东阳生源大县之故吧!我等填报军校,主要是家庭困难之故。这位宣传部长,一看形势不错,便果断宣称最低录取线400,须知当年高考总分才530,浙江理科上线374,已全国第一。当时招录程序为:先公布上线分数及名单(含考生成绩),再进行体检、政审,最后才填报志愿。有位来自巍山中学的王明亮同学399分,还说是体育特长特殊照顾的。所谓第二炮兵,即导弹是也,属核心机密范畴,对身体、政审等要求颇高。当时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仅过去一年多时间,不少同志思想僵化仍在作祟,据说就有同学因家庭出身之故未能如愿的。最后,东阳中学连我一起确定3人,遂成中学、大学两次同学。近期正在筹备中学同学会,上图恰在手头,且发现我等3人均在其上,就用作配图了,惭愧!具体如下:后排右三,李天枢,东阳县城人,二班班长,自动控制专业,与俺同班,只是当时好像并不胖哦;三排左一,王恽英,巍山王宅人,三班班长,计算机专业,颇具艺术天分,擅长写字画画等。俺在哪儿?请自个儿猜啦!

二是妻子任静,家在青岛,只因父亲交流淄博任职,便响应号召举家随迁。后参军入伍,上了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毕业分配海军青岛基地,又工作数年,因此与青岛感情颇深。

三是本人1993年调京,主要从事干部工作,与素有海军城之称的青岛方向许多干部熟悉。后又因工作关系,认识了不少军队干部子女学校、幼儿园的领导和老师。特别是康海东,其父康成元首长,原任海军青岛基地政治部主任,系任静顶头上司;后又升任海军副政委,时我任干部工资福利处处长,属于首长直接分管和领导范围;而康海东,恰为北海舰队干部工资福利科科长,工作原因自然联系多多;本次赴青首战,“推杯换盏且忘年、觥筹交错直断片”,正是海东杰作。尤其值得郑重一提的是,其父康成元首长,不仅官至海军中将,更是全军乃至全国顶级书法家,主攻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爨(读作“窜”,cuàn)体,力能扛鼎特色分明,造诣深厚少有人及。其所书爨体,竟与豆腐关联,请自行百度查询!制造小小悬念,增加阅读兴趣啦!

上图:康成元首长的书法作品,是不是很有特点?

另,据资料介绍:1979年8月2日 中共中央副主席邓小平乘坐105舰出海视察,并题词:“建立一支强大的具有现代战斗能力的海军”。由此推算,小平视察该舰后仅数日,即安排了夏令营学生参观。1980年上军校后,某次105舰正停泊在学校附近港口,盛传拟组织学员参观,不料因保密原因未果。当时我想,入伍前都让上舰参观,入伍后反而保密不让参观了!

2、青岛跨海大桥,横跨胶州湾,连通青岛与黄岛,故有“一桥飞架通天堑,青黄相接岛相联”。桥长36.48千米,投资近百亿元,2011年6月建成通车。在港珠澳大桥建成前,号称全国第一,依据是跨海长度,超过32.5千米的上海东海大桥,以及36千米的杭州湾大桥。

3、中学同学周新民,同济大学毕业,长期在珠海自营企业,日前在青岛承接了一个项目,便三番五次邀我前往,这回终于成行、相会在青岛了。

4、本人自马航事件后,一直未乘坐飞机,屈指四年余矣。此番因杭州、青岛陆上交通曲折不便,只好恢复飞行模式,故有“重启云路再飞天”。

5、今年6月,青岛成功举办上合组织国18次峰会,由此城市建设又前进一大步,使得娇颜更靓丽、影响更广泛、人们更自信。

上图:青岛夜景

6、2012年10月,莫言摘得诺贝尔文学奖桂冠,一举成名。此前,其书其文悉无所读,由此抓紧补课,终于了解梗概。莫言家乡高密,离青岛不远,遂乘兴前往。只是到得高密,实在没啥可看,除了莫言曾经居住的低矮平房,便是所谓《红高粱》影视基地,偌大一个片场,疏疏落落、蔫头巴脑一些高粱杆,勉强枯杵风中,在苍白冬阳的映照下显得楚楚动(冻)人、了无生气,故曰“高粱羞赧夕照偏”。由此看来,高密欲乘莫言东风、打莫言牌,效果并不理想。另有“高密三贤”之称,即高密籍三位名士先贤,即:齐上大夫晏婴、汉末经学大师郑玄、清乾隆年间大学士刘墉,前者能言善辩,拥有“南橘北枳”成语发明权,使得妇孺皆知;后者形象特殊,仰仗电视剧《宰相刘罗锅》,也家喻户晓;唯中间这位经学大师郑玄,与普罗大众距离较远,少有人知。又,高密属潍坊市辖,清扬州八怪之首郑板桥曾任潍县县令,名句“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即创作于此。本次也拟前往,因天降大雪,遂罢。

上图:2013年元旦,读莫言有涂

7、《江城子·密州出猎》,是一代文豪苏东坡的重要作品,创作于密州知州任上,是其豪放派诗赋的开山之作,此前更多的是“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之类。苏轼时年三十七八,意气风发,既未受乌台诗案之陷,也未遭贬谪黄州之苦(东坡大号自然也还没“加封”),偌大州治一把手,天高皇帝远,十有八九自个说了算,公务之余策马打猎、吟诗作赋,不亦乐乎!

古密州治所在山东诸城。从高密紧邻诸城,境内又有密水(今市区即称密水街道)流经等元素看,应是“密”在其中、名符其实,即当时高密与诸城一样,同在密州范围,其主要差别是治所在诸城境内。察高密地形,一马平川,似乎很适合东坡先生前呼后拥、彩旗招展、率队出猎的哦!

外一首

错过杭城雪满天

一路追随紧相撵

关山飞渡历艰险

夜以继日路八千

飘飘洒洒到齐田

纷纷扬扬只无言

晨起蓦然相照面

笑问客卿可安眠

注:八日赴青,恰杭州普降大雪,十日留宿高密,毫无征兆,居然一夜飞雪,至晨仍飘洒不歇,仿佛特意从杭州赶来弥补安抚

雪中游览高密植物园,环湖绕行一大圈

正如前所述,青岛之于我,渊源深长,遗憾的是一直没有片言只语,似乎很不应该。上溯至1979年夏令营,倒是当过小报道员,写过两篇且被广播站播出,为此很受鼓舞至今犹记,只是当时哪知道自留底稿什么的,早已踪影全无。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次赶紧留涂,聊作弥补。很想模仿古人行吟江湖、雪泥鸿爪。只是毕竟能力不及、精力不济,心有余而力不足。即便偶有所涂,也多匆匆忙忙、粗制滥造,只求自娱自乐,无意扬名立万。这回趁补注之际,对原涂又作修订,一路读来可曾察觉?另,游览花石楼,看到陈毅元帅写下的长篇叙事诗《初游青岛》,心想诗词弄这么长,显然影响阅读记忆效果,倒不如苏东坡“水光潋滟”寥寥数语厉害,不承想自己也一不小心弄了个长的,算上外一首,已三百余言,近似七言歌行了!

就此打住,阅读辛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