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在青岛看京剧

2018-11-08 09:51:13 / 打印

1979726日,邓小平同志来到青岛视察工作,下榻在山海关路9号。他在青期间,自始至终都是乘坐面包车,既没有警车开路,也没有长长的车队,加上随同人员和记者,最多一共就三辆面包车。他在青岛紧锣密鼓视察后,即将离青的前一天——730日,这是他老人家最为忙碌的一天,早晨8点就赶赴崂山参观太清宫参观。他边看边指着古柏树说:“这个地方很好,就凭这么几棵大的古树就可招引很多的人”。下午2时,他还到第二海水浴场游泳一小时。当晚740分又兴致勃勃地来到青岛人民会堂观看京剧晚会。当邓小平步入会堂时,全场起立,响起了长时间极其热烈的掌声。

在晚会上,著名梅派旦角传人张春秋演出了梅派名剧《宇宙锋》、著名裘派花脸方荣翔演出了《将相和》,开锣戏是武戏《武松打虎》。邓小平看得非常认真,脸上一直表露出赞赏的神情,还不时为演员们的精彩演唱与表演鼓掌。演出结束,他老人家兴奋登台与方荣翔、张春秋等京剧演员亲切握手,祝贺演出成功并合影留念。《青岛日报》资深摄影记者张秉山当时就在现场,拍下了这组弥足珍贵的照片。

据我所知,邓小平的兴趣有“三爱”——爱打桥牌、爱看足球和爱听言派。

言派,就是由“前四大须生”言菊朋创立的言派老生艺术。言派,非常注重唱腔艺术。讲究腔由字生,字正腔圆,吐字归韵精确。在演唱上,多采用字重腔轻的方法,旋律丰富,抑扬顿挫,千折百回,跌宕委婉,若断若续,变化多端,行腔似险而实圆,似纤巧而实苍劲。

邓小平一直是酷爱京剧,那他为什么特别对言派情有独钟呢?邓小平的女儿邓林说:“我爸爸是追星族。他追言菊朋,特别喜欢听。”那是上世纪20年代后期,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邓小平随中央机关迁上海做地下工作,住在天蟾大舞台附近。为安全起见,他晚上时常不住居所到天蟾去听戏,届时言菊朋正在那里演戏。就这样,小平同志近水楼台地看了言派创始人言菊朋的不少拿手好戏。此后他又购置了言菊朋的许多唱片,经常放着听。到了解放后的50 年代,他还经常忙里偷闲用留声机听言菊朋的老唱片。

而邓小平酷爱的言派,恰恰是与我们青岛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缘。为什么呢?言菊朋于1942年病逝后,他的言派戏几乎濒于失传,则阔别了舞台达17年之久。直到1959年,青岛市京剧团毅然决然恢复了言派戏,这是因为当时该团的领衔主演是言菊朋的长子言少朋及其夫人张少楼。言少朋虽本是马连良的最佳弟子,但在家里受父亲的熏陶,多年的耳濡目染,自然对言派很是精通;而女老生张少楼在与言少朋喜结连理前,就拜了言菊朋为师专心致志学习过言派。因此,青岛市京剧团就能够很快把言派在全国振兴了起来。邓小平闻讯后格外欣喜,1960年初就观看了言少朋主演的言派名剧《白帝城》,赞赏备至。

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言少朋和张少楼的独子言兴朋继承祖业,也成为了最优秀的言派老生。198511月,言兴朋应邀到中南海怀仁堂演出言派戏《上天台》。邓小平的夫人卓琳来看戏时,还特地带着录音机录音,说是要带回家放给小平同志听。

 1987年冬,言兴朋赴京参加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后,回到叔叔言小朋与婶婶、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王晓棠的家。没想到卓琳在座,而且已等候了三个钟头了。卓琳专门向言兴朋转达邓小平观看这次电视大赛后的评价:“言兴朋唱得很认真,祝贺他获得第一名。”并说:“小平听说言派后继有人,特别高兴。小平是听着你爷爷的唱片,喜欢上京剧的。”

1988年底,邓小平在上海过春节。在上海市委、市政府团拜会上,言兴朋演出了邓小平最爱听的言派名剧《让徐州》后,他老人家兴奋地走上台紧握言兴朋的手连声赞扬:“很好!很好!”并希望他能够学习其祖父言菊朋早年的发声和晚年的韵味。可见,邓小平对京剧以及言派艺术的热爱。

(作者:吕铭康,作家、文艺评论家。中国戏剧家协会、山东省作家协会、山东省电影家协会会员,青岛市相声艺术研究会总顾问。著有《青岛与京剧》《青岛与曲艺》《青岛京剧艺术》《缘分》《求乐》等书,《青岛艺海》即将出版。)